译文

  赵燕迟迟不穿胡服,赵武灵王派人责备他说:“事奉君王的言行,应该竭心尽力,用含义深远的言辞纳谏而不喧哗,回答君王提出的问题而没有怨言,不违背君王的意愿而自夸功绩,不树立私人的威信借此扬名。做儿子的应该遵循教导,不违背父亲的心意,做臣子的应该行为谦让,不与君王争执。做儿子的使用不正当之道,家庭必定混乱,做臣子的使用不正当之义,国家必定危险。有反对父母的行为,慈爱的父亲也不把他当儿子看待;违背君王的意愿成就自己的事情,慈祥的君主也不把他当臣子。寡人改穿胡服,你唯独不穿,罪过没有比违背君王意愿更大的了。你把改穿胡服的政事作为负担,把违背君王的意愿作为高尚,推行私欲没有比这个更大的了。所以寡人担心你狍下遭受杀头的罪过,用以表明有司的法律严明。”

  赵燕再拜叩头至地多时说:“前些日子,官吏命令我改穿胡服,君王的恩惠已经赐给臣下,臣下认为自己违反穿胡服的命令并超过了限期,可是君主不用刑罚而改用教诲,这是君王的恩惠。臣下敬请遵循改穿胡服,正等待君王下命令的日子。”

参考资料:
佚名.360doc.http://www.360doc.cn/article/7741790_152038181.html
您认为本页内容: 有用(0)没用(0)

赵燕后胡服

作者:刘向

  赵燕后胡服,王令让之曰:“事主之行,竭意尽力,微谏而不哗,应对而不怨,不逆上以自伐,不立私以为名。子道顺而不拂,臣行让而不争。子用私道者家必乱,臣用私义者国必危。反亲以为行,慈父不子;逆主以自成,惠主不臣也。寡人胡服,子独弗服,逆主罪莫大焉。以从政为累,以逆主为高,行私莫大焉。故寡人恐亲犯刑戮之罪,以明有司之法。”赵燕再拜稽首曰;“前吏命胡服,施及贱臣,臣以失令过期,更不用侵辱教,王之惠也。臣敬循衣服,以待今日。”